何超欣是利智生的吗?

院子里搭起了大棚,摆满了桌椅,谁都知道这是要招待众多客人,鸡鸭猪羊,菜蔬彩果,一坛坛的好酒,都被送了过来,城内云山楼停业三天,厨子带着帮手也赶了过来。
在招募新丁之前就过来商议的各路人马,现在又是回到何家庄相聚,赵进穿着一身便服,整日里笑脸迎客。
过来的很多人比上次来时态度要亲善恭敬了不少,上次来还是客人,这次来则是自己人了。
八月初八这天,何家庄集市停业,所有商贩和住户被勒令离开,最早也得天黑后才能回来,何家庄这边经常性的戒严静街,对大家做生意实际上很不方便,不过在这里人流物流汇集,比别处要多赚很多,些许不便,大家也就忍了。
这一天在外面游荡的,在各处要地站岗放哨的,都不是赵字营本队,而是联庄几处的团练乡勇,如果有认真仔细的人还会发现,这些站岗放哨,周围巡逻的甚至都不是联庄联保各处的主力,都是些新丁。
若有那老成持重的人,肯定要说赵字营妄自尊大,居安思危,不过话说回来,如今在徐州地面上,的确没人敢来招惹这边了。
不过若真是有什么敌人来袭,赵字营的家丁们随时可以投入战斗,因为他们全体都是在何家大院东边的空地前列队,各个全副武装,包括骑兵也在这边。何超欣是利智生的吗?
唯一可能会出问题的就是州城之内,在酒坊和赵家值守的人都换成了衙门的差役和尤振荣手底下的混混,那边的家丁也赶到了这边。
在何家大院的壕沟前面,搭起了一个大木台,赵进和伙伴们身穿新作的黑色短袍,肃立在台上,整齐列队的家丁们距离木台十几步,而各方来宾则是分列两旁。
鼓手在那里不紧不慢打着鼓,在单调规律的鼓点下,一切都是落位,场面也渐渐安静下来。

动作片推荐